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帝國第一駙馬
帝國第一駙馬

帝國第一駙馬天香瞳

標籤: 仙俠 關寧 帝國第一駙馬 鄧明遠
《帝國第一駙馬》主角關寧鄧明遠,是小說寫手「天香瞳」所寫。精彩內容:關寧穿越了,志在紙醉金迷,聲色犬馬的做一個逍遙世子,卻成了被退婚的駙馬。 坊間傳聞,歷代王朝國祚不能過三百年,大康王朝正處於此,盛世動蕩,忠臣受迫,亂世將起。 推翻盛世,落魄駙馬建新朝。...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1: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有三十多人被西域人粗暴的押在城下。
他們大多都是老人孩童還有婦人。
青壯勞力都應徵入西北保衛戰中,只有這些沒有縛雞之力的人才會被抓獲!
「喊話!」
吾斯曼神情帶着一抹獰笑。
在他麾下一個會說中原語的戰士上前大聲道「開城門投降,否則他們死!」
在其聲音落下,隨即其後西域戰士紛紛拔刀架在這些百姓的脖頸處,誰都能看明白他們的用意。
「卑鄙!」
城牆上,眾多守衛之人都咬牙切齒忍不住痛罵!
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這是第三次。
他們強抓百姓到城下以此威逼開城門投降。
而這一次更為過分,連老人孩子都不放過!
「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於一個穿着灰袍面色黝黑,眉色略濃,有着圓臉明目的中年官員。
他是遷西縣的縣令名為陳保。
正是在他的帶領下,才一次次的抵擋住敵軍的進攻!
西北不同於中原,地形地勢複雜多谷峰崎嶇,有些縣城所在正是通路要道,遷西縣就是這樣的一座縣城。
西域大軍想要南下進軍必須要通過,因而在如此費力的攻城。
陳保眉頭緊皺着,他不知該如何抉擇。
遷西縣地處要地,雖是小小縣城卻有關隘之重。
再繼續向東南走,就只剩下萊陽城!
那是吠州最後一座大城,也是最後的是守衛之地,若是被突破,西域大軍南下,便是暢通無阻!
陳保心知自然是無法守住,眼前出現的只是一支敵軍而已,大規模敵軍還在後面。
可堅守的越久,萊陽城的準備就越充分……
他們所有人都已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可他不能擅自剝奪其他人的性命。
就像城外的那些無辜的老弱婦孺……
「大人,這些殘暴的西域人毫無人性,即使答應他們的條件,也會殺了我們所有人……」
身邊人的言辭立即引起了一片附和。
「是啊,他們都是畜生!」
「都開始用這種方式,說明他們真的是着急了。」
「西域人跟北夷人一樣都不擅於攻城,他們是沒辦法了。」
聽到這裡。
陳保的眼神也逐漸堅定。
他大聲道「鄉親們,外敵入侵,國家正面臨生死存亡之際,整個吠州乃至潼州的百姓都在奮勇禦敵,我們所有人都會死!」
「很抱歉,我不能開城門救援,還請諸位先走一步,我等隨後就到!」
他聲音中充滿了決然。
遷西縣城遲早會被攻破,他說的也沒錯。
所有人都會死,只是先後的問題。
在這場西北大劫中,死的人已足夠多,他不能因為城下的威脅就開城門。
「說的好!」
城下一個老漢大聲道「死有什麼好怕的,若不是陛下在前年親來吠州賑濟,我們早就死在了災害中。」
「不要開城門,一定要守住!」
其他人也大聲道。
「二子,你怕嗎?」
一個婦人問着自己的孩子。
「娘親,我不怕。」
七八歲的孩子神色堅毅。
「你們……」
聽到這般對話,那個懂得中原語的西域人趕緊向吾斯曼解釋。
「該死的!」
「把他們都殺了!」
吾斯曼惱羞成怒的下了命令。
刀刃划過。
這被押過來的三十多人就這樣被殘殺。
「畜生啊!」
城牆上的守兵痛罵著。
陳保閉上了眼,雖然已經見過多次這樣的場景,可還是無法接受……
當他再睜開眼時,目中已是一片堅毅。
「堅守到底!」
「血戰到底!」
所有人都緊咬着牙再度拿起了武器。
他們並不怕死,但要死得其所。
看到這一幕。
吾斯曼的面色難看至極,殺人對這些中原人來說似乎並沒有任何作用。
他們的決心,他們的意志堪比最堅硬的頑石,沒有人能將之打破!
「你們難道就不怕死嗎?」
吾斯曼用蹩腳的中原語問了出來。
這是他最好奇的問題。
「你永遠都不會明白,一個民族保衛國家的決心!」
陳保的回答乾脆利落。
「攻城吧,除非我們都死了,否則你們休想通過!」
「殺!」
「攻城!」
吾斯曼更加惱羞成怒。
其後西域軍隊抬着長梯快速涌到城下開始了攻城。
這個過程看起來甚是笨拙。
西域人跟蠻族人一樣,他們擅長野戰而不擅於攻城。
正是有這個原因在,吾斯曼才想着通過威逼等方式讓敵人開城門。
剛進入中原,他們一往無前肆意殺戮,如入無人之境。
可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就遭遇到抵抗。
在他們看來,這些中原人是軟弱的,他們並沒有強壯的身體也沒有甲胄武器,他們只是普通老百姓。
可就是這樣的人,卻抵抗他們,並給他們的軍隊造成傷亡。
佔據着一些重要城鎮,以此為依託,阻止着他們南下的路。
在原本的計劃中,他們將用一個月的時間攻佔吠州,可這都快兩個月了,他們依舊被困在吠州!
吾斯曼無法理解,在這些瘦弱的身體中,為何蘊藏着如此強大的力量。
就像現在,面對己方大軍的攻城,他們以血肉之軀對抗,一人倒下另一人立即頂上,沒有一個人退縮,沒有一個人畏戰。
即使是死,他們也要給己方戰士造成傷亡……哪怕是咬一口也算。
吾斯曼不明白。
這還是他想像中軟弱的中原人嗎?
他大概永遠都不會明白。
戰爭從古至今,無外乎有兩個因素影響,戰爭的手段和意志的強弱。
戰爭手段是可以預期的。
就像西域大軍,他們擁有強悍的戰力和龐大的軍隊。
但是意志的強弱卻無法預估。
老百姓的身體是軟弱的,但他們的意志卻很強大!
這才是能堅守至今的主要原因!
以血肉築成堅固之城,以意志建立最強屏障。
「殺啊!」
攻城還在繼續,已經持續了幾個時臣,在城下已有很多西域戰士的屍體堆積,其中夾雜着很多守城士兵的屍體。
能有這般戰果,完全是用血肉堆積而成……
「上人,快上人!」
陳保握着一柄長刀大聲吼着。
城牆上已經出現了空缺,西域人都已登上了城牆。
「大人,我們沒人可用了……」
身後想起低沉的聲音。
……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