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第一名媛:奈何嬌妻太會撩
第一名媛:奈何嬌妻太會撩

第一名媛:奈何嬌妻太會撩南蕁

標籤: 慕斯 盛莞莞 第一名媛:奈何嬌妻太會撩 都市
無廣告版本的都市《第一名媛:奈何嬌妻太會撩》,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慕斯盛莞莞,是作者「南蕁」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可惜十六歲的盛莞莞如今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唯獨沒有經商天分。盛莞莞一見數字就暈,也沒有一次能完成盛燦給的測試。無奈之下,盛燦只能提前為盛莞莞和盛家的將來做打算。於是,就有了今天這場生日宴...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5 21:5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夜很快過去,凌如雪緩緩的睜開眼睛,黝黑的眸子染着迷茫,很快就清明起來,想起自己身在何處。
眼裡划過一抹瞭然,安心的躺在那。
「醒了?」一道溫潤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好聽的讓人懷疑不是真聲。
凌如雪轉頭,視線觸及到那雙柔和的眸子,心都跟着撥動了一下,點頭應承。
「早。」
女人的聲音帶着剛醒的沙啞,烏黑的大眼睛眨了眨,看着身旁的男人。
如此撩人的響聲,另宮楠的心如潮水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湧上來,目光暗沉下來。
凌如雪的心驟然一跳,看出男人神色的變化,急忙轉眸,扯開話題,「時候不早了,別忘了,陳浩那邊不會安穩,還有的你忙的。」
昨天見了程林,已經將事情的真相說了出來,也發了抱歉信,將陳浩做的威逼利誘他的事,通通說了出來。
恐怕,今天不是安穩的一天。
宮楠剛剛的情緒一下就變了,黑沉的眸子暗了下去,直接躺到一旁,視線看向頭頂。
凌如雪說的沒錯,今天註定是個不平日。
陳浩看到程林的新聞,憤怒的將手裡的報紙扔了出去,一張臉鐵青,雙眼釋放着惡毒的光。
「該死的,看來,不給他點顏色看看,真以為我是病貓了。」
助理站在一旁,抬眼掃了一眼,快速的低頭,不敢再看。
陳浩冷眸看過去,助理感覺到冷意,抬頭,正好觸及到他的視線,身體不禁哆嗦了一下。
「陸總,您有什麼吩咐?」在外人眼裡,他依然是陸錦,林家的外甥。
「去把姜蘋叫來,我有事吩咐他去做。」助理聽聞,如臨大赦,急忙答應轉身出去。
出了陳浩的辦公室,不禁鬆了口氣,不敢怠慢急忙去找姜蘋。
姜蘋很快進了陳浩的辦公室,「新聞的事你看到了嗎?我正要找你。」
陳浩面色陰冷,「就是因為這個事,該死的程林,竟然敢出爾反爾,看來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姜蘋一臉的狠力,臉色的疤痕看上去更加的觸目驚心,「現在要怎麼做,你儘管說,我馬上去做。」
他自從跟了陳浩,就已經豁出去了一切,陳浩是主使,他就是從.犯,他也沒辦法,也是為了更好的活着。
之前顛沛流離,現在終於可以過上逍遙快樂的日子,誰都不想在回到從前。
陳浩眸光微眯,腦海里瞬間划過一抹倩影,看來,是他太過仁慈,才會讓他們不把他放在眼裡。
「程林竟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去把他的兒子跟老婆弄來,好好的招待。」
姜蘋嘴角勾起一絲弧度,眉眼帶着笑意,「我明白。」
說完,就快速的轉身離開。
陳浩起身來到酒櫃前,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一手插在褲袋走到窗前,目光寒涼的看向窗外。
那抹身影讓他揮之不去,他喝了口紅酒,將酒杯轉身放到茶几上,拿出手機找到號碼撥了出去。
陳清歡剛剛從卧室出來,經過幾天的修養神色好了許多,蒼白的小臉多了幾分血色,看上去精神了許多。
瘦弱的身形,在凌少宸精心調養下,臉上明顯多了一些肉感。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卧室里的手機鈴聲,她轉頭,腳步微轉回了卧室。
號碼沒備註,但陳清歡仍然記得很清楚,一雙清麗的眸子瞬間就沉了下來,直接將手機掐斷。
陳浩聽到電話里的忙音,將電話拿起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敢掛我電話?」
說完,就再次撥了過去。
陳清歡目光清冷的站在那,手機再次響起,她視線微掃,看到上邊的號碼,一張臉冷的毫無溫度。
這次她沒有拒聽,而是將電話接起。
「有事嗎?」女人的聲音一如外邊的天氣,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陳浩聽聞,嘴角的弧度加大,狹長的眸子微眯,視線落在窗外的車水馬龍。
「幾天不見,怎麼這麼大的火氣,是不是孩子不安分,讓你不高興了?」
聽着他的話,陳清歡恨不得直接將人掐死,雙眸憤怒的微瞪,「陳浩,這個孩子跟你沒關係,你沒有資格來問。」
就是不確定,她才狠心將孩子流產。
陳浩嘴角勾起一絲得意,長長的身影在光影里,多了幾分寒涼,「我沒有資格,這個孩子也可能是我的,難道你忘記了?」
陳清歡另一隻手緊緊的抓着柜子,指甲發出刺耳的響聲,而她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一般。
雙眸充滿了憤怒,「滾,這個孩子跟你沒關係,你馬上給我滾。」
陳清歡渾身充斥着怒火,眼底怒火翻滾,直接將柜子上的杯子掃了出去。
杯子應聲而碎,碎片靜靜的躺在地毯上,彷彿是對她無情的嘲笑般。
陳清歡緊緊的抱住雙臂,眼裡露出驚恐無助之色,現在孩子已經沒有了,陳浩竟然還敢來羞辱她?
她心裏清楚,就算孩子沒有了,這件事真實的發生過,陳浩會一直拿這件事來挑釁,也會給凌少宸帶來無休止的恥辱。
本想下樓的心情,此時變的煙消雲散,陳清歡直接倒在床上,眼裡的淚水直接流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她哭累了就直接睡了過去。
凌少宸回來取文件,進門就看到床上的女人,衣服單薄連被子都沒蓋,蜷縮在那如小貓一般。
他大步過去,扯過被子輕輕的蓋在她身上。
陳清歡立馬睜開眼睛,驚恐的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半晌,眼裡的驚恐退去,漸漸的回復如常。
「你怎麼回來了?」她呢喃着,聲音透着沙啞。
凌少宸眉頭一擰,「怎麼了?」
陳清歡雙眼紅腫,聲音也帶着哭過後的沙啞,聽的讓人心疼。
陳清歡目光閃了閃,「沒什麼,只是累了就睡了會。」
凌少宸眸光幽深,看着神色明顯躲閃的女人,附身,目光深凝着她。
「我想聽實話,別妄想隱瞞我。」
現在兩人的關係,只差一張結婚證,更要坦誠相待。
望着男人漆黑的眼眸,陳清歡心裏湧上委屈,淚水再次不受控制的落下。
直接摟住男人的脖頸,撲進他的懷裡,突然的動作,凌少宸一愣,低斂眸光看着懷裡驕矜的你女人。
「對不起少宸,是我對不起你,我現在已經不幹凈了,我們分手吧。」
話落,空氣瞬間凝固住,將兩人包裹其中。
凌少宸臉色沉下來,「你認真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