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度小豆

標籤: 杜天豪 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 都市 高藝柔
高口碑小說《萌妻嫁到:閃閃惹人愛》是作者「度小豆」的精選作品之一,主人公高藝柔杜天豪身邊發生的故事迎來尾聲,想要一睹為快的廣大網友快快上車:一場意外居然把憶都呼風喚雨的杜天豪給睡了,我可是有豪門婚約在身的啊!憑什麼賭注是娶我?「結婚去。」「我沒帶戶口本啊!」「在這。」「我身份證也沒帶啊!」「在這。」「杜天豪你什麼時候拿的這些啊?」「比賽之前。」「......」...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6:2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宮少宇摸了摸口袋裡的煙,想了一會兒,卻不抽煙。
也許他喜歡的是家裡的普通生活。他對自己的生活很滿意。
宮少宇是個沒有野心的人。他也很和藹可親。
回到公寓後,高藝柔從沙發上站起來,看着他「回來……」
「好吧,」宮少宇點了點頭,「我買了一張電話卡。你可以用這張卡聯繫杜天豪。不管是短訊還是電話,我都會刪掉扔掉。」
說完,他遞上了電話卡。
「謝謝,」高藝柔說,「可以嗎?會不會找不到?」
「你不能說太久,20分鐘之內。我怕杜天豪的人走得太快就會找到你。」
「很好。」高藝柔堅定地記得,「我不會說太久的。」
宮少宇聽了這話,明白了她要給杜天豪打電話。
他什麼也沒說。他轉身走到陽台,抽了支煙來緩解心情。
宮少宇想起高藝柔和杜天豪,心裏很不舒服,很後悔。他為什麼不早點接近高藝柔呢。
她恨,她愛。
看到高少紅拿着她的電話到陽台上,邵恭拿着她的電話。
她把電話卡裝進手機里,發現手有點顫抖。
看着撥號屏幕,高藝柔一個個按數字,杜天豪的手機號碼出現在屏幕上。
他的個人手機號碼。
高藝柔突然放下手機,走到窗前,拉開窗帘,打開窗戶,讓外面一陣涼風,把她吹醒。
杜天豪總是有辦法逼她,總是能讓她無所事事,他一直佔據主導地位。
高藝柔現在的電話有什麼用?他能釋放高澤遠而不追究那些無辜保鏢的責任嗎?
這是一件不確定的事。不管怎樣,她會試試的。
試試看,就有希望了。如果你不嘗試,你可能沒有任何。
高藝柔深吸了幾口氣,盡量保持鎮靜。她的心臟沒有跳動。她轉過身去,拿起手機,咬着牙,按了按撥號鍵。
這幾十秒的等待時間對她來說真的是最艱難的時刻。
每一秒都是痛苦的。
洗完澡,杜天豪剛穿上毛巾,就聽到自己的私人手機響了起來。他走過去拿起手機。這是一個奇怪的數字。
他微微皺起眉頭,接了電話,「喂?是誰?」
在杜天豪眼裡,沒必要客氣。他總是比別人地位高。
聽到自己的聲音,高藝柔不禁用他熟悉的低沉沙啞的磁力發抖。
「喂?」杜天豪聽說那裡沒人說話,又提高了嗓門,夾雜着一種非常明顯的不耐煩,「說話!」
高藝柔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張開嘴,是我。」
杜天豪的瞳孔瞬間縮小。聲音
「高藝柔!」你是高藝柔!」他幾乎肯定地說
「是的。杜天豪,是我。我想在我離開你後的幾天里發生了很多事情。我想和你談談。」
當她說話時,淺呼吸,然後熟悉。
「高藝柔!」杜天豪不在乎她說了什麼,「你在哪裡!你敢打電話給我。你以為我找不到你,是嗎?」
「我有話要告訴你。」
杜天豪有點失控,感覺瞬間消失「你在哪裡?你在哪裡?你在哪裡?我馬上去接你……」
高藝柔低聲說「我不回去了。」
「你沒事,沒事。如果你不回來,我就把你抓回來!遲早會的
高藝柔的倔強也跑了出來「杜天豪,我設法從你身邊逃了出來,所以我不打算回去。」
「高藝柔,你真勇敢!」
「是你讓我失望了……」
杜天豪聽到她這麼說,心裏一抽,緊閉着薄薄的嘴唇。
「你還在藝城,高藝柔,你還在藝城。我知道,我會找到你的。我沒放你走。你怎麼能逃走?你怎麼能?」
「哪怕有一天,你找到我,我就和你一起回去,我也要離婚離開。」
杜天豪堅定地說「我們以後再談離婚。高藝柔,你這兩天逃跑過得愉快嗎?好吧?」
「很高興,」高藝柔回答說,「我不用見你,不用對你笑。我很自由。」
「砰」的一聲從另一端傳來。我不知道杜天豪是不是又發脾氣扔東西了,高藝柔想。
「我認為杜天豪,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比在你身邊要好得多,」她補充道
「我要讓你知道,世界上有那麼多地方,如果我不讓你走,你哪兒也去不了。」
「我們分開的時候,說這樣的話傷害彼此有什麼用?我走了,不只是讓你和魏心相愛。我走了。你可以在我祖父面前把所有的責任推給我……」
「夠了!」杜天豪吼道「我們的關係還沒結束,高藝柔。」
她咬着嘴唇說「我不想和你有任何關係。如果我有能力,杜天豪,我會帶着澤遠的。」
「你也知道你有個植物人哥哥躺在醫院裏嗎?當你跑的時候,你不去想它嗎?」
「杜天豪,你現在用他的安全威脅我,只會讓我覺得更像你。」
杜天豪的聲音突然變得柔和「恨?不,你不恨我。只要你回來,我保證把高澤遠徹底交出來。」
「如果我不回來怎麼辦?」
「那你就永遠見不到他了。即使有一天他醒來,我也不讓他見任何人。」
高藝柔咬着牙說「你用我弟弟杜天豪威脅我。我認得出來。但是那天保護我的那些保鏢是無辜的……」
「你知道他們是無辜的嗎?」
「你……」高藝柔生氣了,「是你想懲罰他們!」
「但那是因為你。」
「你一定要讓其他無辜的人參與我們倆的事務嗎?」
「作為我的下屬,失職是要受到懲罰的。」
高藝柔想說的話,那句話縈繞在嘴邊。最後,她軟化了語氣「我在打電話給你。我不想和你吵架。」
她的語氣緩和了,杜天豪也軟化了。
「高藝柔,我只希望你能回到我身邊。」
「那些保鏢真是無辜的。你會放他們走嗎?我決心逃跑。我會盡量避開他們的眼睛。你怎麼能怪他們呢?」
杜天豪停下腳步,突然問道「那麼,高藝柔,你是為了他們而打電話給我嗎?」
「還有我弟弟。」
「一點原因都沒有,是因為我嗎?」
「因為你?」高藝柔問「為什麼因為你才給你打電話?如果可以的話,老實說,杜天豪,我們不應該再聯繫,再見面。這是最好的。」
她殘酷無情的話語讓杜天豪想放下手機。
「你只是來求我,不是想我。」
「我為什麼想你?」
「好吧,高藝柔,你有禮貌嗎?如果你犯了錯誤,讓別人為你負責。」
「你一定要嗎?」
杜天豪冷冷地說「你逼我的。」
高藝柔把手機從耳邊拿開,看了看通話時間。已經十分鐘了。
她把手機放回耳邊「如果你逼我,我只能逼你。」
杜天豪的語氣沉了下去「什麼?」
「你有沒有想過我肚子里的孩子?」
杜天豪似乎被刺死了。額頭上的血管突然冒了出來「高藝柔!」
「就算不是為了我,你也要為孩子着想。難道你不能為你的孩子們賺點好運氣嗎?」
「你說的是孩子,高藝柔。」
「因為你只關心孩子,我說了那麼多,其實還不如孩子有用……」
高藝柔也沒有出路。他會帶着孩子威脅杜天豪,讓他提高警惕,不輕舉妄動。
她說了這話之後,他們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杜天豪的呼吸越來越沉重。最後,他只說「回來,好嗎?」
他的語氣有點乞求。
一開始,杜天豪很強硬,很殘忍。事實上,他只是自食其力,因為他不能說任何溫柔的話。
杜天豪從來沒有說過乞討別人。
「高藝柔,只要你回來,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你說什麼我一定會做。」
「太晚了,杜天豪。」
他一定要等到她走了才意識到嗎?
還是他只是在哄她回來?只是他的把戲?
「你不能把其他事情都怪我。」
高藝柔閉上眼睛「杜天豪,我不能改變你。我已經儘力了。就這樣。」
杜天豪隱約覺得自己要掛了。他很緊張「你高藝柔,我遲早會找到你的!」
「即使你找到我的男人,你也找不到我的心。」
「你好,你好,高藝柔,你……」杜天豪的聲音急促地傳來。她沒有當真。
高藝柔說,毫不猶豫地把電話掛了,然後整齊地拿出電話卡,拿起剪刀,走向垃圾桶,把它切成碎片。
然後她走出了房間。
在客廳外的陽台上,宮少宇依然站在那裡,躺在欄杆上,看着藝城的夜景。
高藝柔看到自己的背,想了想,走了過去。
宮少宇聽到腳步聲,回頭看着她「電話打完了嗎?」
「好吧。」
「怎麼樣?」
「沒那麼多,」高藝柔說,「我知道我無法控制他的思想。」
「既然你早就知道結果了,為什麼要打這個電話?」龔如心問道
「一定要努力。我不能讓自己的生意和別人扯上關係。」
」其實宮少宇停頓了一下說「我覺得你不用擔心高澤遠。如果他真的做了高澤遠的事,在你和他之間……」
「我知道。但是,杜天豪沒有什麼不願意做的。如果他真的迫不得已,我也很擔心
「如果張若若在,她會照顧你的。」
「如果你幫了我很多忙……」高藝柔嘆了口氣說,「她現在一定是杜天豪懷疑的。她的生活並不容易。都是我的錯。」
「好吧,在那之後,你是回去還是…」
高藝柔看着宮少宇說「我不想回去了。但看着這樣的情況,我逃走了。只是發燒和頭暈……」
她太天真了,但也太想逃離杜天豪。
但現在高藝柔真的逃走了,高藝柔發現情況太多了,開始出現了。
越獄本身就是一種不成熟的行為。
宮少宇不知道該說什麼。看着下面的夜景,他說了一會兒,「既然你心煩意亂,為什麼不喝一杯呢?怎麼樣?」
高藝柔愣住了一下,搖了搖頭「不,我不能喝酒。」
「看看我的腦子。我忘了你還懷着孩子。我在哪能喝醉……」高藝柔只是笑了笑。
「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宮少宇打破沉默說「你回去吧。我會儘力幫你打贏離婚官司和撫養權官司。」
「杜天豪的律師不行,陣容太強了
「老虎再兇猛,也有打盹的時候。高藝柔,你不回去,我離開藝城這兩天就開始幫你了。」
高藝柔看着宮少宇。在她眼裡,似乎有藝城夜景的倒影,非常明亮。
「這兩天?」
「是的,就這兩天。」
高藝柔輕輕點了點頭,但表情中沒有一絲喜悅。
她的生命線仍被杜天豪牢牢控制。
佳苑別墅。
杜天豪看了看掛斷的電話。他一句話也沒說,就立刻重撥了,可是打不通!
他試了好幾次,但都沒用。
看來高藝柔是想勸他放了高澤遠,放了保鏢。
她是個好謀劃家!
如果他不做這些事,高藝柔甚至不會給他打電話。
好,好,她躲在藝城哪個角落,伺機逃跑!
杜天豪走進衣帽間,穿上衣服,照了照鏡子。他的眉毛皺得緊緊的,臉上也不高興。
這個高藝柔!
他下樓時,僕人看見他說「杜先生,你要出去嗎?」
「好吧,」他回答說,「打電話給管家,問問他什麼時候回來。」
「是的,杜先生。」
杜天豪走出佳苑別墅,上了車,帶着明確的目標驅車前往易家醫院。
高藝柔愛他,但他一直在傷害她。
好吧,他想看看他一直愛着他,卻一直欺騙着他的魏心!
當時,魏心仍不肯承認此事,並稱自己是在挖空心思。杜天豪想了想,覺得很不高興。
他把真相告訴錯人了嗎!
魏心換了病房,不像以前那麼豪華,什麼都有,也乾淨整潔,她還是一個人的房間。
這期間,她經常站在窗前,看着對面的醫院大樓,心想,高澤遠現在的情況如何。
高藝柔的情況如何。
一想到高藝柔,魏心感到腹部傷口隱隱作痛。
等等,高藝柔。遲早,她會歸還這把刀和那些耳光!
「魏心,」蘇然突然從外面開門,急忙說「杜天豪來了。」
魏心轉過身來,頓時很高興「什麼?他在這裡?真的是他嗎?他要來找我嗎
「是的,我剛看到。」
「他不是說這期間他很忙,而是來看我的……」
蘇然點點頭,又關上門走了。
魏心趕緊跑到鏡子前,整理好自己的樣子。雖然她穿了一身醫務服,但不能太隨便。
很快,外面傳來腳步聲。杜天豪從遠到近走到門口,舉起手,推開病房門,走了進去。
「天豪」魏心看到他,高興地叫道「你來了。我太高興了。」
魏心一邊說著,一邊快步走向他。他根本沒注意到他的臉。他沉浸在杜天豪探望她的喜悅中。
他心中仍然有她。什麼是高藝柔?
就在魏心正要走到他跟前的時候,他看到杜天豪的手在掀開衣服的下擺。他很帥,兩秒鐘就把槍拿了出來。
然後,子彈裝上子彈,發出兩聲咔嚓聲。
最後,黑乎乎的槍口對準了魏心。
杜天豪的手從來沒有抖過,一直很穩。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魏心停止了一切行動,臉上充滿了恐慌「天豪」
她不敢再動了。她僵硬地站着,看了看槍口,然後又看了看他。
這一幕真的很熟悉。
知道了這一點,讓魏心覺得自己又面臨死亡。
為什麼杜天豪的槍又對準了她?
魏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一直在想無數的可能性,最後還是毫無頭緒。
她不得不看着杜天豪,努力使自己的眼睛清晰。
可是啊,心懷惡意的人,怎麼會有清澈如水的眼睛呢?
魏心看着杜天豪,一句話也不敢說。
她害怕說出不該說的話,於是杜天豪開槍打死了她。
他第一次殺了她,現在他可以第二次殺了她。
魏心一直很害怕,但盡量保持自己的清白,並驚慌失措。
「天豪」
她又叫了杜天豪的名字,想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什麼。
然而,杜天豪的臉上卻毫無表情,連眼睛都黑了,像大海一樣深,顯得無比平靜。
但沒人知道它什麼時候會掀起巨浪,吞噬一切。
杜天豪穩穩地拿着槍,把槍推到魏心面前幾厘米處,這讓魏心往後退了。
「魏心,這一幕你很熟悉嗎?」
一時間,在這樣一場心跳加速的對抗中,杜天豪終於開口說話了。
魏心鬆了一口氣。她怕杜天豪什麼也不說。既然她開口了,她就有機會為自己辯護了。
她必須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很熟悉。」魏心點點頭天豪,你是因為誤會才把槍指着我的。但今天,在你和我之間」
「想知道為什麼嗎?」
「當然可以。天豪,你怎麼了?」
杜天豪冷冷地看着她「我可以告訴你為什麼。但是魏心,你應該想想你做錯了什麼
「我,我最近一直在醫院,休養,我能做什麼?高藝柔捅了我一刀。傷口這麼長,現在還裹着紗布。」
「你要裝傻嗎?魏心,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做錯了什麼?」
魏心說,看着槍口烏黑的槍口,腿一軟,倒在地上,站不起來了。
看到這裡,杜天豪也蹲下來看着她。他的眼睛就像一把刀,在靈芝就像一把刀。
「魏心,我最討厭的,你應該知道得最多。」
「背叛,欺騙。」魏心連忙回答,「這是你最討厭的東西。」
「很好。」杜天豪說,「猜猜你犯了什麼錯誤?」
別讓我背叛你。天豪,逃跑的高藝柔背叛了你,欺騙了你。」
「你敢提她嗎?」
杜天豪把槍筆直地舉了出來,輕輕地抬起魏心的下巴。雖然他的動作很溫和,但他的眼睛是殘酷的,他沒有表現出任何憐憫。
魏心越來越困惑。杜天豪知道什麼?
即使杜天豪知道了高澤遠的遭遇,也不會涉及「背叛」和「欺騙」。
「為什麼我不能提高藝柔?她想逃跑,但她沒有告訴你,這是欺騙。她從你身邊跑了,再也沒有回來。那是背叛。
杜天豪的聲音比臉還深沉「誰告訴你她不回來了?好吧?」
「既然她千方百計逃走了,為什麼還要回來呢?」
「別再提她了!你不配,杜天豪像兩顆豌豆似的說「偉欣,我告訴你,我今天用槍指着你,完全是同一個原因!」
像兩顆豌豆?
為什麼他開槍打她的心臟
魏心的眼睛突然睜大了「杜澤辰?」
杜天豪冷笑道「現在清楚了嗎?」
「這是誤會,是誹謗。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魏心急忙說「我和杜澤辰沒有關係。」
杜天豪冷冷地問「你還記得我扔在你面前的照片嗎
「那些照片是杜澤辰故意借的。它們是假的!天豪
「別再這麼叫我了,」他用一把重槍指着魏心的下巴魏心,你不配。」
魏心看着他。他完全慌亂了,一團糟。
「你早就知道那些都是假的,我會回來找你的。但現在我們怎麼能再提起呢?別搞糊塗了
「拍這些照片的是我派來的私家偵探。把照片交給我的人,再交給我的人,工作就完成了。這些年來,我錯得太多了。」
魏心解釋說「不,不,你一開始是錯的,但是你殺了我之後,你才意識到你誤解了我。」
杜天豪笑了,嘴唇微微勾住,但眼睛裏沒有一絲笑容。
「一直以來,我都派人去調查當年的事件。」
魏心愣住了,半張着嘴,說不出話來。
「他們找到了私家偵探。」
杜天豪說著,站起身來,低頭看着地上的魏心。
魏心顫抖着問「偵探說了什麼?」
「就是他給你和杜澤辰拍了親密照。他跟蹤你兩個月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真相。你說他會說什麼?他們還會誹謗你嗎
魏心結結巴巴地說「偵探,他和他……」
杜天豪的聲音提高了「別再狡辯了。他說的是事實。」
魏心已經完全不如他了。她說不出話來,不知所措!
她也沒有風險和能力。她又會被杜天豪槍殺!
一開始,魏心拒絕承認自己寧願被槍斃,也不願承認自己和杜澤辰的曖昧關係。
她沒想到杜天豪會真的開槍。今天他要開槍了!
魏心咽下嘴說「天豪,你相信偵探說的話,對嗎?」
「不然呢?」杜天豪的眉毛和尾巴微微挑了一下,滿臉鄙夷,「你相信你說的話嗎?」
魏心飛思維敏捷,不時看着槍口,嚇壞了。
她我不得不承認。
正當她思考的時候,杜天豪原來的手被慢慢舉起來。
只要他的手指動一下,幾秒鐘之內,魏心就可以被殺。
原來,杜天豪不想這麼快就跟魏心攤牌。他想等他處理好高藝柔的事情,回到醫院和魏心好好了解一下。
但他很生氣,後悔,自責。
他剛接了高藝柔的電話。她的語氣很冷淡,態度也很敷衍。即使不是她哥哥和保鏢,她也不會打那個電話的!
如果高藝柔想和他決裂,劃清界限,他一定會來魏心把事情辦好的!
否則,他一腔的怒火,不知道該怎麼發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