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明知故犯小說
明知故犯小說

明知故犯小說傅蘊庭寧也

標籤: 傅蘊庭 周韓深 明知故犯小說 都市
小說《明知故犯小說》,是作者「傅蘊庭寧也」筆下的一部​都市,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傅蘊庭周韓深,小說詳細內容介紹:寧也是傅家人人嫌棄的私生女,沉默寡言,乖巧嫻靜。傅蘊庭也是這麼認為的。將夜門口,他將人堵住。傅蘊庭:「經常來會所?」寧也:「不是不是,同學聚會來的,第一次。」半小時後,女孩一口悶喝倒五個男人的視頻刷爆朋友圈。傅蘊庭:……網吧門口,傅蘊庭看着女孩的背影撥通電話:「在哪裡?」寧也:「......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8:0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他沒有進去,而是走到浴室的門口,身子斜椅在門框上,低頭看着手腕上的腕錶。
簡約精緻的錶盤內分鐘跟秒鐘有節奏的一圈一圈的轉着,跟不遠處牆壁上掛着的鐘錶裏面發出的聲音重合在一起。
……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
六十!
梁書兒正在沖身上的泡沫,忽聽身後傳來一聲輕微的磨砂玻璃門被拉開的聲音,她驚了一下,快速轉頭,就見江葎正打開門走進來。
梁書兒驚訝的睜大眼睛「江醫生……」
她話音才落,江葎已經朝她走了過來。
「時間到了。」
他話落,低頭吻住她的同時把人抱進懷裡抵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水是熱的,加上樑書兒很喜歡洗那種帶着一絲燙熱的水,所以整個浴室都瀰漫著氤氳的水汽和熱氣。
可即使如此,牆壁的溫度卻沒有絲毫的上升,後背貼上的那瞬間,冰涼的溫度直接接觸皮膚,梁書兒整個人直接一個激靈。
首發網址https:\\\\/\\\\/
可是下一秒一張大手就貼在了她的後背上,阻隔了牆壁上的冰涼,只余手心的溫熱和被水打濕後濕熱的相抵。
就像此時江葎這個人,滾燙的呼吸連帶着浴室內不停歇的熱水讓梁書兒所有的聲音最後都消失在了一片旖旎和曖昧的申吟中。
院子外之前逃跑的小貓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了,黑暗中發著光的眼瞳在眼前的房子上掃視了一圈,最後落在一扇有光亮,並且有動靜的窗戶上。
「喵!」
小貓輕喊了一聲,悄無聲息的走過去,輕鬆一躍,跳上了窗檯。
它伸出爪子在關上的窗戶上撓了一下,發出一陣長長的聲響,落入寂靜的夜色中。
它撓了好幾下,窗戶都紋絲不動,小貓似乎是有點不高興了,連連喊了好幾聲。
然後又用爪子在窗戶的邊緣上一陣抓撓,明明聽着裏面有聲音,可就是沒有人理它。
白天睡夠了的小貓格外的執着,也不知道是在幹嘛,就這麼蹲在窗台上,一會喊了一聲,一會撓一下。
也不知過了多久,裏面的動靜變了變,然後慢慢的沒了。
小貓咪歪着腦袋看了一會,確定是真沒有聲音後,它氣憤的又喊了幾聲,這才戀戀不捨的跳下窗檯。
可就在她悄無聲息的要離開的時候,看到了另一邊的一扇窗戶也亮着燈,而且沒一會的時間裏面也緊跟着傳來跟剛才那扇窗戶一樣的聲響。
小貓咪非常不滿的叫了一聲,沒有再去撓窗戶,而是「咻」的一下消失在了夜色中。
………………
梁書兒是被餓醒的,她在夢裡就餓的不行,到處找吃的,可最後不僅沒找到,反而還被當場食物讓人給一口吃掉了。
然而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四肢傳來的酸痛在瞬間蓋過了肚子里傳來的飢餓感。
她快速眨了眨眼,盯着頭頂的天花板看了好一會都沒有反應過來。
眼皮很沉,困的不行,整個眼睛也有點不舒服,一陣酸酸脹脹的。
一旁的窗戶外一片漆黑,沒有任何光亮透進來。
讓她一時間分不清現在是什麼時候。
「醒了?」
耳邊傳來男人低沉的嗓音,幾乎就貼在她的耳廓說的,因為梁書兒都感覺到了對方的氣息噴洒在她皮膚上的觸感。
然而還不等她轉過頭,一隻手伸過來把她抱進懷裡。江葎低頭,吻住了她。
梁書兒都還沒搞清什麼狀況呢,就被抱着親了個七暈八旋。
然後在這股熟悉的呼吸困難親昵中,梁書兒的腦海中慢慢的浮現出昨晚的一幕幕……
她眼眸慢慢睜大,一瞬間忘記了呼吸,忍不住一陣咳嗽。
江葎忙鬆開她,把人半抱起來,抬手在她的後背上輕輕的拍着。
梁書兒的下巴墊在江葎的肩膀上,咳嗽了幾聲之後慢慢的沒了聲音。
江葎抬手端過床頭柜上放着的溫水遞到梁書兒的嘴邊。
一整杯水梁書兒小口小口的都給喝完了。
看着空着的杯子,她眨了眨眼,紅腫的眼眶看向江葎,頓了兩秒之後開口「還渴。」
她的聲音又低又啞,出口的瞬間梁書兒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腦海里的畫面放電影般的在她的腦海中一幕幕閃過,越想,梁書兒的雙頰越紅,最後連帶着整個脖子都紅透了。
她抬手想要把江葎給推開,結果剛想使力,四肢的肌肉里傳來的疼痛讓她忍不住哼了一聲。
梁書兒之前有一次被薩莉拉去爬山,爬到山頂用了四個多小時,最後下來的時候也是徒步走下來的。
當時不覺得什麼,結果回去後的第二天她硬是沒能從床上起來,雙腿跟灌了鉛一樣沉,最後實在是沒辦法,她還請了兩天的假。
可跟那個時候比,梁書兒覺得現在的自己就是個殘廢。
那會她好歹可以忍着從床上挪下去,雖然走路艱難了些,卻也能走。
可是此時此刻的她四肢卻是提不起絲毫的力氣。
有那麼一瞬間,梁書兒真的覺得自己變殘了。
她深呼吸了好幾次,抬頭看向江葎,泛紅的眼眶你滿是不可置信。
「江醫生,你……」
她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話到嘴邊最後被她給咽了回去。
她又羞又惱又委屈,想要從他的懷裡離開,卻沒辦法做到。
最後忍了又忍,憋了又憋,梁書兒吐出一句「你放開我,我要再睡一會。」
江葎抱着她沒有動,手掌貼到她的小腹上「不餓?」
能不餓嗎?
她都快餓死了。
可是她現在這樣要怎麼吃東西?
江葎低頭在她的唇上討好的親了親,溫柔的說「等會再睡,先吃點東西。」
梁書兒看了一眼一旁的窗戶,問「幾點了?」
「八點。」江葎說。
「八點?」梁書兒楞了一下,下意識的問「八點怎麼天還沒亮?」
江葎看着她,薄唇微抿,幾秒之後再次開口說「晚上八點。」
「晚上八……」
梁書兒反應過來什麼,震驚的瞪大眼睛。
不是早上八點,而是第二天的晚上八點!?
晚上!
八點?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