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我有十個姨太小說無彈窗閱讀
我有十個姨太小說無彈窗閱讀

我有十個姨太小說無彈窗閱讀沈子清沈浩

標籤: 安醒 我有十個姨太小說無彈窗閱讀 王柱 都市
王柱安醒是都市小說《我有十個姨太小說無彈窗閱讀》中出場的關鍵人物,「沈子清沈浩」是該書原創作者,環環相扣的劇情主要講述的是:\" ...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7 18: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此為防盜章 安醒也知道張燕說的「小心些」是什麼意思,
她「嗯」了一聲,
表示自己知道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然後拿着王柱給她的錢出去了。
醫院外面小吃店不少,都是那種開在自己家裡的,
安醒找了家粥鋪,裏面只有一個有些肥胖的老闆娘,
看起來有些和善。
「老闆,
給我三碗白粥,配兩個小菜。」
「稍等。」老闆娘應了一聲。
粥是早就燒好了的,只是溫在一個木桶里,掀開木桶的蓋子時,上面還有熱氣蜿蜒上升。
老闆娘的手腳很利索,
沒兩分鐘,就把安醒要的東西都打包好了遞給她。
安醒把那一百塊錢遞了過去。
在老闆娘給她找錢的空檔里,
她假裝不經意得問道,
「老闆,
我的孩子病了,這醫院裏看不好,
你知道去哪裡坐車嗎?」
老闆娘找錢的動作一頓,抬起頭看了安醒一眼,
她的眼神太過奇怪,
讓安醒本來就七上八下的心,更加忐忑,
如同被一隻手抓着,
提到了喉嚨口。
「你是山上的吧。」老闆娘道,
她說得稀疏平常,卻讓安醒如墜冰窖,「從城裡被買來的?」
「這些事我不記得了。」安醒強迫自己笑得自然,不讓人看出破綻。
「喏,拿着。」老闆娘把錢遞給安醒,「要帶孩子去醫院,讓你男人跟着,不然沒人會告訴你車站在哪裡,看到你一個婦女帶個孩子,也會有人攔着的。」
要是沒人去通風報信的,那就八成又被盯上了,也許是綁回家做婆娘,也可能轉手高價賣掉。
畢竟這麼標緻漂亮。
安醒終於笑不出來了。她接過零散的錢,拎着粥回去了。
原來不僅是山裡的那些村子,就連鎮上,都和他們是互通一氣的。
所以要離開這裡,真的只能靠男主自己嗎?
安醒不信,但她現在確實沒有辦法。
她連車站在哪裡都不知道。
希望被破碎。安醒終於體會到了那些想跑,卻跑不掉,最後只能留在這裡的受害者的心情。
如果這樣的打擊多來幾次,如果沒有系統,如果她不知道劇情,如果是她自己被拐賣到這山裡……
安醒不敢想像,她到底是沒有勇氣活下來,還是和她們一樣,麻木得在這裡生活,然後變得和這些買她們的人一樣。
張燕見到原本精精神神出去的人,一回來卻垂頭喪氣的,還以為出了什麼事,連忙問,「阿秀,你咋了?」
「大嫂。」安醒朝她笑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把手裡的粥給她。
張燕接過粥放在病床旁的床頭柜上,追問着,「到底咋了,是不是被人欺負了?」
「沒有大嫂,你快喝粥吧,我就是覺得有點累,大概是下山的時候路走多了。」
「那你休息一會。」張燕雖然不太相信,卻還是給她拿了一個塑料凳,讓她坐着,在大娃的床上靠一會。
……
這次帶大娃到醫院看病,總共花了七百多塊錢,王柱把剩下的錢全都又還給了阿爹,自己一分錢沒留。
不過他想起自己給安醒的一百塊錢,問了句,「那一百塊錢還有剩下的嗎?」
一百塊錢當然有剩下的,小鎮上的花費和外面城市不一樣,省得很。
但是安醒自己留了張五十塊錢,然後把那些剩下的零錢拿了出來。
王柱從她手裡把錢拿過來,仔細數了數後問道,「就這些?」
語氣有些莫名。
「嗯……」安醒點點頭,弧度很小,她很少撒謊,所以說得支支吾吾的,「就、就這些,還有五十塊錢……」
「五十塊錢呢?」
「掉了。」安醒說。
這是她唯一能找出來的理由了。
王柱覺得自己的大腿肉在抖,特別疼,「掉哪了?」
要是掉在山上,他就是花一天的時間去找,也要把那五十塊錢找回來。
「不知道。」安醒看出了他的意圖,覺得自己已經偷拿了他五十塊錢,再讓他做無用功不太好,便說道,「上摩托車之前還在的,後來我在山腳下想確認一遍,就發現……」
如果錢掉在了會山裡的半路上,那肯定就找不回來了。
馬路上來來回回的人還是挺多的。
安醒說,「阿柱,對不起。」
王柱能怎麼辦?他媳婦就低着頭站在他面前,和他道歉,聲音里還全是內疚,他連一句重話都說不出口,只能說,「算了。」
「我以後會小心的。」安醒提着的心回到原位,因為心虛,所以她下意識得想討好王柱,「你想不想吃烤番薯,我給你做烤番薯吃?」
她以前高中的時候和班裡同學出去野炊,就有同學教過她們怎麼做烤番薯。雖然有點麻煩,但是一次烤番薯換50塊錢,算一算也挺划算的。
「你會做嗎?」王柱有點不確定得問了句。
安醒點點頭,「應該會做,有一點印象。」
王柱同意了,並且表現得興緻勃勃,難得有一點小孩的模樣,眼角眉梢都沒了剛剛掉錢的愁苦,還溢出一絲雀躍。
兩人說好,王柱準備要用的東西去,安醒則是去找了小孩,將那好不容易得來的五十塊錢,放進了小孩的手心,悄悄得說,「藏好。」
「為什麼不自己藏?」小孩看着她,漂亮精緻的臉上有着一點抗拒,「我不要。」
「乖,別鬧。」安醒揉了揉他的發頂,輕輕笑着說,「阿娘藏不住,會被發現的。有了這五十塊錢,你以後有機會,就能跑了。」
那個老闆娘說了她一個婦女帶着小孩,會被發現,但是如果沒有她跟着,小孩自己一個人,就會有一點希望了。
她是被買來的,要提防。但是小孩就不一樣了,他們只會以為他是這裡男人的親生孩子,只要隨便找個借口,很容易就能出去。
「不過現在還不能,你不知道下山的路,等過年了,阿娘找機會帶你下次山。」
[叮,黑化值5,當前黑化值為40,積分為1240,請宿主再接再厲。]
這期間,安醒有買過不少次的「黃粱一夢」。
「如果我能出去,我就來找你,你要等我。」小孩看着安醒,鄭重其事得說,小小年紀,卻有常人難以企及的魄力。
「好,我等你。」安醒沒有多想,笑着說好。
曲流水將那五十塊錢小小翼翼得塞進自己枕頭的枕芯裏面,反覆檢查確認,確保萬無一失後才轉過身子,對安醒張開雙臂,示意要她抱。
「我總覺得你變沉了。」安醒抱着小孩,覺得有些吃力了。
小孩沒有說話,只在心裏暗暗得想,現在你抱我,等我長大了,就換我抱你。
他半點沒有將安醒當成母親,母親只需要有一個,他自己有,沒必要再多一個。
叫她一聲阿娘,只是想哄她開心而已。
外面王柱已經將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了,連安醒說要挖的坑,他也在家門口挖好了,挖出來的土高高得壘在坑周圍,形成圓錐形的煙囪狀。
除了王柱,連張燕幺妹和林芳都來湊熱鬧了。
張燕說,「烤番薯我以前在家裡也有做過,只不過時間有點遠了。」
那個時候她還是個小姑娘,整天就跟着同年齡的玩伴瘋玩。
「然後呢?」王柱有些迫不及待得問。
他從小就要做數不清的家務活,還要帶幺妹,哪有時間呢。他記得自己第一次給大家做飯的時候,還要踩着小木凳,才能夠着大灶。
「把柴點燃,放進剛剛挖好的坑裡。」
安醒指揮,王柱做。
柴火燒得很旺,濃煙滾滾升起。
「接下來就等它燒吧。」安醒說。
她有些不確定要等柴火燒多久了,畢竟記憶太久遠,有些模糊了。但是她想着能燒久一點就久一點吧,到時候番薯熟熟也快。
王柱拿了不少的番薯,安醒看了一眼,發現番薯太多,坑不夠大。她便又指揮王柱多挖了兩個坑,家裡人多,得多做些。
幾個人一起圍在坑前面,巴巴得等安醒說好了。
秋天的夜晚來得比夏天快,夕陽的餘暉已經照耀過來,等後來添進去的柴火也燒沒了,安醒覺得差不多了,便率先把地瓜放進了坑裏面,然後推倒了圍在外面的土堆,將番薯埋了起來。
另外兩個坑,王柱和幺妹林芳也全都照做了。
「這樣就好了?」王柱問。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